“线上潘家园”微拍堂IPO背后:假货投诉不断、无照经营藏暗雷

凤凰网财经《IPO观察哨》出品

1、2021年微拍堂的核心业务佣金收入由6.85亿元降至6.18亿元,出现明显下滑。另外微拍堂2021年无论是订单总数,还是活跃商家、活跃买家较2020年也均出现了下降,分别下降27.40%、28.87%和32.85%。

2、在某投诉平台上,搜索“微拍堂”,凤凰网财经《IPO观察哨》发现上面有2000多条关于微拍堂的投诉,“退货难”、“实物与图片不符”、“乱扣钱”等词语频现。

3、据招股书,微拍堂并不持有第三方支付牌照,但在很长时间里,却在无牌情况下自行为商户和消费者提供线上支付和清算业务,为公司经营埋下“暗雷”。

———–

近日,有“线上潘家园”之称的微拍堂文化创意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微拍堂”)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冲击港股主板。

招股书显示,微拍堂2021年促成的文玩交易成交额达到405亿元,同期实现净利润1.42亿元,毛利率高达76.9%。然而凤凰网财经《IPO观察哨》发现,微拍堂亮眼数据背后,却是频频被曝虚假宣传、假货投诉不断等问题。

成交额下滑业绩陷入瓶颈?

46岁的微拍堂创始人兼CEO林志明,是一名“优秀杭商”兼连续创业者。

在创办微拍堂之前,林志明曾有过两次创业经历,第一次是在1999年林志明创办了杭州巨浪计算机软件有限公司,之后在2007年林志明又参与创办杭州途胜科技有限公司,目前两家公司均已注销。

有了前两次互联网创业的经历,林志明将目光放在了自己的兴趣爱好上——文玩拍卖,于是在2014年12月,林志明、金明亮和徐烽三人联合创办了微拍堂。

兴趣爱好加上互联网的爆发,让微拍堂很快进入了大众的目光中。数据显示,微拍堂成立仅一年,便实现了月交易额破亿的成绩。

微拍堂迅速发展也引来了资本的追捧,根据公司招股书,微拍堂在2016年3月28日,获得了德同有限合伙投资1000万;同年9月15日,腾讯投资了800万元;同年12月,摩玎尔有限合伙投资5000万。

在众多资金的加持下,微拍堂迎来了爆发期,交易额呈翻倍式增长。2016年交易额达45亿,累计用户超过1500万;2017年,全年交易额突破120亿,累计在线用户数达2500万;2018年,全年成交额达240亿元;到2020年,微拍堂平台促成文玩交易额进一步达到516.82亿元。

靠着文玩交易,微拍堂这几年可以说是赚的盆满钵满。但是,凤凰网财经《IPO观察哨》发现,2021年微拍堂的主要经营数据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滑。其中,2021年微拍堂的订单总数、活跃商家和活跃买家较2020年分别下降27.4%、28.87%和32.85%。

收入方面佣金服务也是大幅下滑,佣金服务的产生主要是根据交易者双方最终的交易额收取佣金,一般情况下是在2%-6%,特殊情况下会高于6%。因此用户和商家之间产生的交易额越大,微拍堂从中间拿到的佣金越高。

而在2021年,微拍堂的核心业务佣金收入由6.85亿元降至6.18亿元,出现明显下滑。收入下降,微拍堂的解释是受疫情所影响,用户对于文玩的需求受到抑制,从而影响到了公司的交易额,进一步影响到了公司的收入。

假货投诉不断“1000万消费保障”只是个名称?

各种营业数据下滑之际,微拍堂上的产品质量还频频遭到质疑。

众所周知,文玩行业之所以“水深”,就是绝大部分人没有能力去分辨真假。

为了能让消费者更放心的“捡漏”、“拍卖”,微拍堂上线了“1000万消费保障”和“7天无理由退货”等服务。

然而,《中国消费报》记者咨询微拍堂客服时,对方却表示“这只是一个名称,有适当的一些赔付金额而已”。

有消费者发帖称,自己在微拍堂4200元买了一枚钱币,经鉴定是假的,最终微拍堂赔付了1000元,对于剩余钱款,微拍堂表示自己作为平台的第三方并没有承担剩下的3200元的义务,只能提供给消费者商家的身份信息自行追讨。

北京天达共和(南京)律师事务所钱宙律师认为:对于“1000万消费保障”,如果没有对保障条款解释清楚,消费者就会默认是现金。若平台既不解释清楚也不补偿现金,还在页面进行显著标识,则涉嫌虚假宣传,诱导消费者下单,侵犯消费者的知情权。

值得一提的是,微拍堂此前还多次因广告问题被市场监管总局处罚过。

天眼查数据显示,2020年3月,杭州市西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微拍堂平台处以4.5万元罚款,原因是广告违法行为。

此外,在2021年6月,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微拍堂处以135万元的罚款,处罚原因包括虚假宣传、放任平台内部分经营者利用虚假身份从事侵害消费者财产安全的经营活动等。

除虚假宣传外,微拍堂还频频遭到消费者投诉。

在某投诉平台上,搜索“微拍堂”,凤凰网财经《IPO观察哨》发现上面有2000多条关于微拍堂的投诉,“退货难”、“实物与图片不符”、“乱扣钱”等词语频现。

一名微拍堂的用户在投诉平台表示,在微拍堂买到假货,找商家,但商家已经违规操作跑了。之后该用户找微拍堂平台,平台客服说时间长了他们也没法解决,该事件就此陷入僵局。

用户艺术鉴定工匠表示,自己一个月前购买了微拍堂里商家一幅国画,然而拿到画后,,自己发现画面粗糙违背了国画几个基本要素,商家说是安徽美术家协会会员作品,经向安徽美术家协会官网查询,根本无此人,后来找微拍堂反应,同意退货,但一直没有说法,模糊处理!严重涉嫌造假售假行为!

无照经营藏“暗雷”

作为一家文玩交易平台,微拍堂还存在着一个核心待解决的问题——支付牌照问题。

拥有支付牌照,可以作为中间方来对交易双方进行监管和约束,避免出现交易欺诈现象的发生。然而,凤凰网财经《IPO观察哨》发现,微拍堂并未拥有第三方支付牌照。在报告期内,微拍堂主要依赖第三方线上支付服务供应商及商业银行代商家向买家收取款项的方式结算平台交易。

在招股书中,微拍堂表示,根据2020年4月29日修订的《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非金融机构或个人不得从事包括线上支付在内的任何形式的支付业务,否则非金融机构及个人可被责令终止支付业务。

微拍堂还表示,由于有关规则及法规对构成在并无支付业务许可证的情况下进行支付或结算服务的操作或流程缺乏明确指引,因此公司在营业纪录期间的过往结算操作将导致公司可能被视为在并无支付业务许可证的情况下从事支付及结算服务的风险。

为解决这一风险,微拍堂称,已扩大与一家持牌第三方支付服务平台及一家持牌银行的合作。

然而在微拍堂的招股书数据中,与微拍堂所提到的扩大合作不同的是,微拍堂的第三方支付相关的资金金额不仅没有增加反而出现了下滑。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1年期间,微拍堂的受限制资金分别为5283.6万元、18318.4万元和6880万元。

受限制现金主要包括买家存入微拍堂合作的银行账户中,该银行账户由商业银行和微拍堂共同管理及控制,被银行列为受限制账户。

不过,据凤凰网财经《IPO观察哨》了解,除了买家在交易过程中需要缴纳保证金以外,商家也需要缴纳一定的保证金,而对于这部分保证金是在第三方支付的银行账户中还是在自己的账户中,微拍堂并未在招股书中明确。凤凰网财经《IPO观察哨》也就此致电了微拍堂,截止目前公司暂未回应。

此外,在微拍堂的APP中,凤凰网财经《IPO观察哨》还发现微拍堂的店家在缴纳保证金后,店铺保证金在缴纳后店铺内没有未完结的订单、不在处罚期、没有上架拍品(含一口价)可以随时提现,只不过操作体现后30天到账。

那资金长时间在自己平台上会有哪些影响?

业内人士表示,平台占用资金一方面可以赚取中间的利差,另一方面因为不受监管,所以有资金被挪用的风险,一旦出现资金链断裂,用户的钱将难以追回。

抓住了用户“捡漏”的心思,微拍堂这几年确实赚的盆满钵满,但在赚钱的同时,微拍堂本身也暴露了许多问题。近几年,微拍堂不仅频频被曝虚假宣传,还多次因产品问题被消费者投诉。

另外,支付问题也为微拍堂埋下了一颗“暗雷”。带着诸多问题的微拍堂究竟能否成功闯关港交所,凤凰网财经《IPO观察哨》将持续关注。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xcap.net/tech/19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