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卫健委:把医护从核酸检测中解放出来

国家卫健委一直都在呼吁和想办法让医护人员尽量从核酸采样工作中“解放”出来。

昨日(6月13日),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新冠病毒核酸采样质量管理工作的通知》,其中提到“采样人员的调配使用尽量不挤占正常医疗资源,以保障人民群众看病就医需求”。

国家卫健委:把医护从核酸检测中解放出来

来源:国家卫健委官网

更早的,国家卫生健康委党组书记、主任马晓伟上个月在《求是》杂志刊发署名文章时最先强调,“在采样人员调配上尽量不要挤占日常医疗资源,医疗机构的检测能力主要保障日常疾病诊疗”。

事实上,各级政府一直在努力投入大量财力、人力向这个目标靠拢。

大量“停业”人员补充到采样工作岗位上

北京、杭州是较早推行常态化核酸检测点的城市。在推进政策落地的过程中,相关机构招聘了大量社会人员代替医护人员参与核酸采样工作。

5月24日,北京市面向社会招募核酸采样志愿者,第二天9时,核酸采样志愿者报名人数已突破1.5万人。

“后来hora”(一点资讯原创IP节目)曾跟拍了几名核酸采样人员的一天。

国家卫健委:把医护从核酸检测中解放出来

一名兼职核酸采样员与一名录入员搭配工作。来源:后来hora

佳妮斯,28岁,大学的时候学的是临床护理专业,曾经是一名护士,后来转行做了家装公司销售,如今是北京一名兼职核酸采样员。她应聘的时候,相关机构给予的政策是450元/8小时,加班是50元/小时,每天有30元的餐补。

“有一天我一个人采样2610个,就感觉右胳膊不好使了,第二天起床两个胳膊都是麻的,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而且手还是肿的,再戴前一天一个尺码的手套,有点戴不进去了。”佳妮斯说。

她代替原来那些医护人员的工作,“好几次都是4点多起床,赶不上早餐店出摊,起床之后头都是木的”。

还有一名叫云姐的44岁的电子厂工人,因为工厂停工,她来报名参与了这项工作。按照规定,她不具备医护资质,做不了核酸采样工作,只能兼职核酸检测录入员。

类似的,30岁的秦先生,以前是网约车司机。因为北京此轮疫情,从5月12日起(直到5月29日恢复),在朝阳区(南部)、房山区、顺义区,网约车司机不能接单不能送人,他暂停了原工作,兼职做一名核酸检测录入员。秦先生说,他的时薪是25元。

也正是由于种种变数,让来自五湖四海的人聚集到这个岗位上,释放出了大量的医护力量,回归到医疗、预防的本职工作中。

全员核酸,

三级医院、社区医院半瘫痪

如果没有这些兼职人员,会怎么样?

中部省会城市郑州不是第一个常态化核酸采样的城市,但行动起来雷厉风行。自6月1日起这座城市开始推行48小时核酸检测政策之后,大量的医务人员投入到这里。

金水区总医院是郑州市主城区金水区唯一一家政府办的三级区管医院,下辖13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8社区卫生服务站,大量的医务人员最近投入到核酸采样工作中。

按照最新的政策,每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要分配10-40台核酸采样亭,且每个岗亭要配备4名工作人员。这家几乎囊括整个金水区全部社区医院的总医院,更加繁忙。一名工作人员称,“连临床科室主任和医务科长都去维持秩序去了”。

另外一个区的某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一共110余名职工,近几天,每天有60-80人投入于此。其他的同事未必就能正常工作:有几人在高速卡点口,有几人在进出口货物核酸检测点定点隔离酒店。剩余的同事,负责医院的基本业务,但也几乎停掉了治疗和基本公卫项目。

按照新的要求,核酸小屋人员配备要专人专用,一个小屋配备4名人员,小屋人员不能由中心现有职工担任,要求各中心面向社会招聘。但招聘人员的工资发放、社保缴纳等费用全部由中心承担,并承诺郑州市补贴文件下发后会进行补助。

在本月,这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要完成繁重的招聘工作,从40-120人不等,这些人员投入之后,才能释放医护人员回归到医疗工作中。

患者下滑,或成医院新常态

常态化核酸采样之后,即使市域内采样量较以前成倍增多,随着这些“业务”逐渐分解给非医务工作者之后,至少从三甲医院开始,医疗业务量逐渐恢复“常态”。

从去年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之后,郑州大概经历了4轮全市静态管理。期间,公立、三甲医院的医护人员是核酸采样的主力军。

王凌云是郑州人民医院的一名高年资护士,在病区里,她还是教学护士——每年一批又一批的实习护士来的时候,大多数由她安排和考核带教。

从武汉发生疫情之后,她一直积极报名参与每一次核酸采样,也是医院“突击小队”的队员之一。

“突击小队”是医护们之间的称呼。医院会按照报名人员列举一个名单,如果有重大支援任务时,这些经验丰富的队员优先上。

在这轮大上海保卫战中,原本按照“突击小队”的顺序,王凌云是第一批援沪队员,领取了医院发放的行李箱和物资,在电话里和家人告了别,就等待一个通知。结果计划有变,“市级医院不再参与支援上海任务”,她的又一次出征取消了。

上个月,郑州发生了一轮疫情。5月3日-5月10日,一周左右的时间,王凌云每天出去核酸采样,平均每天要采样1000人次;与此同时,她所在的科室患者却下降得厉害。

“以前没疫情的时候,病区内基本上有70-90名患者,大规模疫情发生之后少了2/3,只有30多人,也用不上那么多医护。”王凌云说,和大学同学、别的科室的同事交流之后得知,各个三甲医院和科室都是如此,均呈现不同程度的下滑。

患者减少,王凌云的绩效收入也降低了不少,上个月,她的收入比之前少了一半。与其休息,不如做核酸采样工作,至少还有一定的补贴。

自6月1日以来,郑州的输入病例仅为个位数,并且均在闭环管理中发现。王凌云所在的科室,这两年病人量在疫情平稳期间只能处在一个新的水平,稳定在60多人,无形中被挤占的30人的就医需求量不知道去哪里了。

“也许疫情之后,这个病人量就是常态。”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xcap.net/health/239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